国画,水墨画,山水画,字画收藏,鲶鱼画,购买,出售-黄阳光书画网
logo图片
文章中心
失去双臂
[ 作者:黄阳光 | 来源: |  点击数:472  | 更新时间:2015/11/20 9:39:10 ]

失去双臂

1982年的冬天,我大姑女儿(我表姐)结婚,妈妈和几个伯娘去吃酒席,这样热闹的场合当然不能缺少孩子的参与。小时候,除了过年,最令我们期盼的就是这样的喜事。不仅有喜糖吃,还有令人震撼的鞭炮声,不是平时的几响,而是几十响,甚至上百响,即使是鞭炮爆炸后弥漫在空气中浓浓的烟味,都令人向往。偶尔会在地上捡到一两个漏响的炮仗,那叫一个得意。

我和堂哥黄新谷得到许可,高高兴兴的跟着妈妈他们去大姑家吃酒席。那天,迎亲队伍一走,掌事的就招呼大家开席,呼呼啦啦,男女老少全都上了席桌,妈妈先把我喂饱,才顾得上自己吃。我吃饱饭就和新谷出去玩了。大姑家门前有一片稻田,秋天稻田收割后露出偌大一片空地,放眼望去,一个庞然大物——水泥墩分外惹人注意。我们几个男孩径直跑了过去,泥墩上放着一个铁皮包裹的黑疙瘩(变压器),那时候我们村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点的都是煤油灯,不要说小孩,就是成人,也未必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个什么物件儿。变压器的造型,那进进出出像蜘蛛网一样盘根错节的高压线缆,无不吸引着我向他靠近。变压器周围并无任何防护装置,我毫不犹豫的沿着水泥墩上的台阶爬到了变压器上。接下来,我伸出双手抓住了高压线,就是这个可怕的举动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接触到高压线的一瞬间,我被强大的电流击打下来,甩到地上,我顿时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只看到大姑拉着痛哭流涕的妈妈,姑父抱着我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双手黑黢黢的,丝毫不听使唤,好像不是我的,我一下子大哭起来,我的哭声,周围人七嘴八舌的叫嚷声,一时间混乱不堪。

姑父和他们村的几个人用拖拉机把我送到了镇卫生院医生处理不了,建议到大医院去看。姑父他们又马不停蹄的把我送到了县医院,接诊医生了解受伤的来龙去脉后,做出判断:伤势太重,并且年龄太小,截肢手术在所难免,他们的医疗设备和经验都比较欠缺,建议到市级或省级医院接受治疗。折腾了一下午,天都快黑了,这可怎么办?妈妈哭的死去活来,拿不了主意,姑父也不敢贸然做决定。这时候闻讯赶来的爸爸,抱起我,“扑通”双膝着地跪在了医生面前,哽咽着说:“医生,我求求你,你给他治啊,我把我仔的命交给你,治好治不好我都会感激你一辈子......”还没说完,爸爸就失声痛哭起来,医生也落泪了,答应接收我,但是明确告诉爸爸,他只能尽力而为,结局会怎样,他也不敢断定。因为这么大面积的电击灼伤,极易引起感染,进而导致器官衰竭,一旦出现器官衰竭,他也无力回天。简单地说,在治疗的过程中,我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爸爸的决断是明智的,不要说从来没有到过桂林市的爸爸有没有可能找到能收治我的医院,也不要说在通往市级医院的道路上我是否挺得住(实际上我一直处于昏昏沉沉之中),单单说那高昂的手术费就足以把我们家拖垮。家里没有积蓄,住院费是亲戚和乡邻们七拼八凑垫付的。我在医院住了十多天,医药费已经负担不起,不得不出院。

不过,爸爸并没有放弃我。我们村有个老中医,我爸他那里找来有关烧伤治疗的医书,照书上的方法到山上挖草药回来帮我敷伤口、熬汤并用火烧过的钳子夹断日益露出的白骨,一点一点的去掉,一直到肩膀。

这场灾难我死里逃生,可它的代价到底有多大,随着岁月的流失,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大概我的人生是毁了,我的家呢?它还会有未来吗?爸爸变得眉头紧锁,妈妈整日以泪洗面,喂我饭都忍不住大哭。亲戚村民轮番来家里看我,惹得妈妈一次次情绪失控。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那天我刚从睡梦中醒来,听见窗下有人和妈妈说话,那人说,你这个仔没了手,就算废了,旁的不说,吃喝拉撒都成问题。当爹妈的无所谓,养就养吧,谁让他是咱的仔呢?可是你不能不考虑你的其他孩子,他们不光得给你们养老,还要照顾一这样的哥哥,他们能愿意?就是他们愿意,等他们长大了,也得结婚吧,你想过没有,谁会愿意和这样的家庭结亲?以后的路还长着呢。长痛不如短痛,别让他在这世上遭罪了......

我想知道妈妈有没有这样的打算,除了啜泣声,还是啜泣声。从那一刻起,我心里充满了恐惧,一度钻进被子里、蜷缩在被子的一角,直到昏昏的睡去,在梦魇中突然被妈妈叫醒,我睁开了双眼,看到妈妈坐在我旁边,手里端着一碗粥,妈妈说是专门给我熬的骨头粥日里不是白薯就是南瓜,连粒米都见不着,而现在居然有粥喝,还是骨头熬的粥,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大概是我最后的晚餐,不由我不相信即将被弃的猜测。妈妈把粥送到我嘴边,我抿了一口,竭力抑制着内心排山倒海的情感激流,勉强下咽,如鲠在喉,那感情的洪水已侵入我的眼眶,我拼尽全力忍着,一点一点把头压低,妈妈并无觉察,又盛了一勺喂我,第二口还没咽下,我的眼泪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我抽泣着对妈妈说:“妈妈不要我了,要把我扔掉不喝骨头粥了,留给弟弟妹妹喝吧......”没等我说完,妈妈也哭了,放下碗,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在妈妈怀里哭着说:“妈妈不要扔掉我,好不好?等我好了,我会帮妈妈看弟弟和妹妹,我会学干活。”妈妈双手摸着我的脸,对我更像是对自己说:“你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我怎么舍得扔掉你......”说着,眼泪又哗哗的流下来,落到我的头上、脸上,滚烫滚烫的,我们母子的心又一次紧紧地连在一起。

     父母的精心照料下,我的伤口愈合了,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妈妈带我出去晒太阳,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这是我大病后第一次见天,被妈妈抱着跨出门槛的那一刻,迎来了我第二次生命里的第一缕阳光,刹那间只感觉头晕目眩,睁不开眼睛;又呼吸到了那久违的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气,让我觉得活着真好。我慢慢地睁开了双眼,远处连绵不断、郁郁葱葱的山峰登时映入眼帘,多么熟悉的景象,“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无论如何,还活着,总归是好的。 

咨询留言
祝福 2014/1/25 6:24:52
祝福新年快乐! 2013/12/28 16:18:41
你好 2013/11/4 14:06:07
此留言为悄悄话 2013/10/31 13:40:03
此留言为悄悄话 2013/10/16 8:40:38
祝福 2013/10/16 8:39:41
此留言为悄悄话 2013/9/26 16:44:59
有时间联系我啊 2013/9/6 8:27:39
画的非常漂亮 2013/8/19 8:30:01
坚韧不拔的精神非常... 2013/8/19 8:28:57
版权所有 国画,水墨画,山水画,字画收藏,鲶鱼画,购买,出售-黄阳光书画网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站备案许可证》ICP编号:京ICP备 12002635号
官方唯一网址:www.hygzh.com | hygzh.com 收藏热线:13718987869
黄阳光官方邮箱:hygzh@yahoo.com.cn
网站技术支持| 服务器带宽支持:中国迅牛网络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址 威尼斯人现金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赌场 威尼斯人现金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官网 威尼斯人现金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代理 威尼斯人现金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投注 威尼斯人娱乐游戏 威尼斯人娱乐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游戏 威尼斯人手机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娱乐 威尼斯人手机网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 威尼斯人手机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平台 威尼斯人手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下注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威尼斯人手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代理 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威尼斯人手机官方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游戏 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葡京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网站 老虎机游戏在线玩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永利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娱乐场/a> 大发888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金沙娱乐 香港六合资料 六合论坛 白小姐 118图库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

流量统计: